转基因水稻、玉米和普通品种具有同样的安全性,转基因技术是传统育种方法的重要补充

转基因技术与传统杂交方法本质相同。都是在原有品种基础上对受体生物进行遗传改造,转基因技术是传统育种方法的重要补充。

2月25日,在由中国生物工程学会、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共同举办的农作物生物育种产业发展高层专家座谈会上,来自中国农科院、北京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以及相关企业界的100多位专家建议,加快转基因技术研究,通过产学研紧密结合,增强我国生物育种国际竞争能力,大力培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转基因水稻、玉米和普通品种具有同样的安全性
我国政府除先后批准转基因棉花、杨树等植物的生产应用外,2009年又颁发了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一个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品种以及两个转抗虫基因水稻品种的生产应用安全证书。部分社会公众曾经对此心存疑虑,担心转基因粮食存在安全性的问题。
在这次座谈会上,相关研究人员表示,这些转基因农作物新品种的关键营养成分没有生物学意义差异,毒性试验对试验动物未发现不良影响,与已知过敏原无同源性,与非转基因水稻、玉米具有同样的安全性。
据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范云六介绍,转植酸酶基因玉米可以提高饲料的利用效率,减少饲料中磷酸氢钙的添加量,降低饲养成本;减少动物粪、尿中植酸磷的排泄,减轻环境污染,有利于环境保护。此外,利用农业种植方式生产植酸酶,具有节能、环保、低成本优势。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启发则介绍说,转抗虫基因水稻不仅能有效控制螟虫等鳞翅目害虫危害,保障水稻增产,还能减少80%的化学农药用量。
研究人员表示,我国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评价指标参考了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世界卫生组织、经济合作组织制定的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指南,制定的评价指标比国际标准更加严格。已批准的转基因玉米和水稻品种的安全性评价过程历经多年,根据法规要求,相关研发单位系统开展了分子特征、遗传稳定性、环境安全性、食用安全性的试验,积累了充分的科学数据。
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对申报资料进行了反复评价和审查,并由农业部委托第三方权威检测机构对食用安全、环境安全、目标性状分子特征等重要指标进行了严格的检测验证,未发现环境安全不良影响。在此基础上,经农业、科技、环保、卫生等11个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成员部门审议,农业部于去年8月批准颁发了生产应用安全证书。
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面临新的机遇期
在座谈会上,专家们认为,目前转基因生物育种已成为我国推进科技创新、发展现代农业、确保粮食安全的战略选择。
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抗虫棉是我国打破国际公司垄断,抢占国际生物技术制高点的成功事例。截至2008年底,我国已审定转基因抗虫棉品种160个,全国累计推广种植3.15亿亩,农民增收250亿元。转基因抗虫棉的应用不仅有效控制了棉铃虫对棉花、玉米、大豆等作物的危害,还减少了70%~80%的农药使用,保护了农田生态环境。
近年来,转基因农作物的研究和产业化步伐加快。2008年,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正式启动;2009年,农作物生物育种被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又明确指出,要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
日前由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发布的全球转基因作物育种产业发展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全球有25个国家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包括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等24种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继续快速增长,总面积已达1.34亿公顷,较产业化初始的1996年增长近79倍。
专家们表示,转基因作物育种带来的巨大经济、社会效益和显着的生态效益已充分显现,其推广应用速度之快创造了近代农业科技发展的奇迹。伴随着生物安全管理的日趋规范和科学实践的不断积累,转基因作物安全性进一步得到保障,公众的认识也逐步走向科学和理性。
大力营造生物育种产业发展的良好氛围
专家们普遍认为,我国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已经建立了比较完善的转基因作物育种研发和管理体系,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具有转基因作物独立研发、安全评价与安全管理能力的国家之一。
但是,尽管我国在少数作物上具有一定优势或特色,但自主创新能力仍然不强,产业化机制尚不健全,整体实力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面对近年来全球转基因作物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态势,要抢抓发展机遇,积极推进转基因技术研究与产业应用。
一些专家还表示,部分公众对基因、转基因食品、转基因生物安全等知识缺乏了解,为此建议在转基因作物育种产业推进过程中,应重视科普宣传,大力加强科学知识普及,提高公众的科学认知。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和科协组织应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科技专家要结合科研工作,广泛开展多种形式的科普宣传活动,增进公众对转基因知识和国家生物技术发展战略的了解。
同时,专家们还希望媒体发挥科学知识的传播者和联系科学与大众的独特作用,引导公众对发展生物技术、增强我国自主创新能力的热情和信心。

转基因技术是一种中性技术,安全不安全关键在于转什么基因。采用转基因技术可以培育出比非转基因品种更为安全的品种。

人类社会发展,特别是人类的生存与健康,都离不开科技的进步。从古至今,农业发展就是一个人类不断改造自然条件,赢得生存空间的过程。在史前文明的渔猎采集阶段,每500公顷土地只能养活2人;在原始农业的刀耕火种阶段,可养活50人,当时世界人口以几百万计;在农耕文明的种植养殖阶段,能养活约1000人,当时的世界人口以千万计;在工业文明的集约经营的现代农业阶段,每500公顷土地能养活的人数则猛增至5000人。2011年全球人口达到70亿,预计2050年将达到100亿。从古至今,农业发展就是人类不断改造自然条件、赢得生存空间的过程。片面追求所谓的有机农业,除非回到原始农业甚至史前文明时代。

从上个世纪中叶起,医药生物技术、农业生物技术、工业生物技术的应用相继掀起第一次、第二次和第三次生物产业发展浪潮,成为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保护自然的最有效的技术手段。转基因技术是现代农业生物技术的核心技术,在迅猛发展的同时,却饱受争议。为什么?

关于转基因技术及其产品,有三句话特别传神,一是“转基因技术是人类有史以来发展最快的技术”;二是“目前批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是人类有史以来研究最透彻、管理最严格的食品”;三是“转基因技术及其产业化在激烈争论中快速发展”,真实反映了转基因技术及其产业化发展历程与现状。

什么是转基因?

基因是控制生物体性状的遗传物质。转基因就是利用DNA重组技术,将外源基因转移到受体生物中,使之产生定向、稳定遗传的改变,即获得新的性状。

自然界中,有一种原核微生物叫根瘤农秆菌,是天生的转基因高手,能将细菌基因转入高等植物中,形成冠瘿瘤。科学家以根瘤农秆菌为师,通过偷梁换柱的策略,将外源基因插入到经改造的T-DNA区,借助农杆菌的感染实现外源基因向植物细胞的转移。因此,转基因现象在自然界中普遍存在,转基因并不违背自然规律。

转基因技术与传统杂交方法本质相同。都是在原有品种基础上对受体生物进行遗传改造,转基因技术是传统育种方法的重要补充。同时,转基因技术能解决常规技术不能解决的农业生产问题,引领现代农业发展方向。

转基因有成功范例,如转基因抗虫棉育种不止拯救了棉农,同时减少了中国棉花的进口依赖。

传统杂交育种技术也是一种广义上的转基因技术,安全不安全的关键在于选择什么性状。采用传统杂交技术也可以培养出有毒或有害品种。1967年,美国科学家利用杂交技术培养一种含水量较少土豆的品种,结果培育出有毒生物碱含量高的品种。

转基因技术是一种中性技术,安全不安全关键在于转什么基因。采用转基因技术可以培育出比非转基因品种更为安全的品种,如转基因抗虫玉米可以减少害虫对玉米的侵害,因而减少玉米感染真菌的机会,在存贮过程中不会像非转基因玉米一样受真菌引起的毒枝菌素污染。

转基因安全的共识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还没有定论”是媒体上常见的说法,但是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国际权威机构认为:“凡是通过安全评价上市的转基因食品,与非转基因食品一样安全。”这是国际共识。

2002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关于转基因食品的20个问题》中表示:“目前在国际市场上的转基因产品均已通过相关国家当局开展的风险评估。这些不同的评估在总体上遵循相同的基本原则,包括环境和人类健康风险评估。这些评估是透彻的,它们未表明对人类健康有任何风险。”还有联合国粮食农组织在《粮食及农业状况2003-2004》报告中明确指出: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也是合法的,而且迄今为止,在世界各地尚未发现可验证的、因使用由转基因作物加工的食品而导致中毒或有损营养的情况。数以百万计的人食用了转基因作物加工得来的食品主要是玉米、大豆油菜籽但未发现任何不利影响。

关于抗虫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也有媒体这样问:虫不能吃,人能吃吗?典型的不问科学问害虫!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谁说了算?不是隔壁的王大妈,也不是站在道德高度夸夸其谈的学者,更不是农业害虫。在转基因食品安全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科学试验说了算,国家权威机构说了算。

此外,世界上有许多国家批准进口和种植转基因作物,这个事实也从侧面证实了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全球共计有59个国家批准进口转基因作物用于食物和饲料以及释放到环境中;全世界75%的人口居住在已经批准种植或进口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中。排名前11位的是美国、日本、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韩国、菲律宾、新西兰、欧盟和中国。在大多数国家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作物种类是耐除草剂大豆,有23个国家批准;耐除草剂玉米和抗虫玉米,分别有20个国家批准;抗虫棉在全世界范围有16个国家批准。

2011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商业种植面积、引进作物种植面积达3.755亿英亩,比2010年增加了9.2%。例如:全球转基因种子市场增长2011年传统开发的种子市场估计实现4.8%的增长率,而转基因种子市场估计实现21.9%的增长率,达到156.85亿美元,即种子市场总量的45.5%。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