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承锋号召村民一起建大棚、种辣椒,种烟大户邱希财说道

5月27日中午,火辣辣的太阳带来了三十六七摄氏度的高温。而在昌江黎族自治县昌化镇光田村靛村的辣椒种植大棚里,温度超过40摄氏度。

出生在福建南平的邱希财,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虽然家里穷困潦倒,但他却更加的努力,小小年纪不仅下田做农活,还利用闲暇时间打零工。在27岁那一年,不顾家里的反对,开始从事烟草种植,历经重重最终成为村里的“种烟大户”,年纯利润近20万元,带着村民一起种,与村民一起共圆脱贫梦。

“今年辣椒行情好得很。”光田村党支部书记谢承锋笑着说,大棚里的高温让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往下流,却没遮住脸上的笑容。

图片 1
邱希财

光田村是昌江的辣椒主产地之一,村民都是种植辣椒的好手。去年夏末,由昌化镇科技副镇长刘彤牵线农业科技企业,引入了荷兰瑞克斯旺黄皮尖椒品种,旨在帮助光田村进行产业扶贫。

“前段时间烟田施肥、培土,我都优先雇用帮扶的贫困户,按天支付130至150元的工资,他们几户每人每年在我这里就能赚取近万元的劳务工资。”在福建省南平市光泽县寨里镇桥亭村部,种烟大户邱希财说道。

面对难得的发展机遇,谢承锋号召村民一起建大棚、种辣椒。不料,当面泼来的“冷水”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满面愁容。

邱希财是寨里镇桥亭村的农技员,作为一名最基层的农业技术推广人员,他是村里第一批种烟领头人,又带头试验并推广农业机械化种田,牵头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同时流转土地89亩,帮扶村里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每年支付田租及劳务工资就超过10万元。

“村民说,以前投入3000元种一亩辣椒,两年都回不了本;这大棚辣椒一亩得投上万元,没人敢种。”对此,谢承锋自己心里也没底。

1971年出生的邱希财家境特殊,父母、妹妹均为残疾人,爷爷奶奶年事已高,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他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年纪不大就学会了梨田、育秧、插秧、灌溉等基本技能,还利用农闲时间到村里的机砖厂打工赚钱贴补家用。尽管早出晚归全力打拼,邱希财说,光靠几亩薄田显然不行。1999年,政府号召大家种烟,虽然有不少各类补贴,却没有几个农民肯轻易尝试。当时已成家的邱希财认为是个机会,便不顾妻子反对,毅然决定种烟,带头吃“螃蟹”。

眼看着脱贫机遇摆在眼前,时间一点点流逝,谢承锋急了。他拉着村里的几个党员干部商量,成立了昌江乡裕种养专业合作社,先把这块脱贫“试验田”耕起来。

当年,他第一个报名并试种3亩烟,没想到由于技术不行,再加上当年气候原因,第一年种烟一分钱没赚,还亏了近千元。“到年底,人家买新衣,办年货,我家里连买点盐巴腌肉的钱都拿不出来。”邱希财说。不过,他认准种烟是订单生产,肯定能赚钱,在第二次试种时将种植面积扩大到5亩,当时获利1万多元。之后,便一直扩大种植面积,从9亩、20亩、30亩,直至如今的50亩。2015年,他被县政府评为全县的“种烟状元”。

“亏了,就当给村里探路,赚了,就拉着村民一起做!”抱着这样的想法,谢承锋和干部们一起贷来30万元资金,租下30亩土地,自己动手搭起大棚来。

种烟面积扩大,烟后稻抢插成了邱希财最头痛的事情。50亩烟后稻需要在几天内插完,时间紧再加上天气炎热,就算一再提高雇工工资也很难雇到人。2014年,光泽县农机推广中心技术员来到桥亭,想找一片地进行机插水稻试验。当时没人愿意承担这一风险,又是邱希财第一个出来“吃螃蟹”。他拿出20亩田作为试验田,其中10亩用机插、10亩人工插。为保证试验数据准确,试验田选择同一品牌稻种,同时他又雇了10个插秧能手,与机插同时进行,并在同一天内把另10亩田也插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