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核心提示: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负责此次“龙虾门”调查工作的协调组织工作。26日上午,记者首先赶到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的罗渐接待了记者。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龙虾致病”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图片 1
“龙虾致病”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独家专访

独家专访

南京食安委

南京食安委

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负责此次“龙虾门”调查工作的协调组织工作。26日上午,记者首先赶到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的罗渐接待了记者。

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负责此次“龙虾门”调查工作的协调组织工作。26日上午,记者首先赶到南京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的罗渐接待了记者。

当记者问及事件的最新进展时,罗渐表示,目前还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还不好说。“我认为作为媒体,应该客观地去报道。”她表示,“我觉得这个消息一开始出来,是为了希望引起关注,但是你们可以去了解一下,南京一共消费了多少,真正发病的是多少,所占的比例是多少。”她对记者表示,“你也不要去下结论,说肯定没问题;但你可以把这些数据交代给大家,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当记者问及事件的最新进展时,罗渐表示,目前还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所以还不好说。“我认为作为媒体,应该客观地去报道。”她表示,“我觉得这个消息一开始出来,是为了希望引起关注,但是你们可以去了解一下,南京一共消费了多少,真正发病的是多少,所占的比例是多少。”她对记者表示,“你也不要去下结论,说肯定没问题;但你可以把这些数据交代给大家,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

“现在我们都在说的是,‘食用龙虾疑似致病’。目前看没有找到直接的关联,但也没有办法排除。”她表示,“目前最新的消息,就是8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目前各个相关部门,都在紧锣密鼓的做这个事情。”

“现在我们都在说的是,‘食用龙虾疑似致病’。目前看没有找到直接的关联,但也没有办法排除。”她表示,“目前最新的消息,就是8月2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目前各个相关部门,都在紧锣密鼓的做这个事情。”

而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食用龙虾疑似致病”事件,对整个龙虾市场的影响不大;但南京当地媒体的最新消息,以及记者实地探访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对此罗渐表示,“我们当时给出这样的结论,是有相关数据支持的;数据在几天之内,也可能会有变化。”

而新闻发布会上曾表示,“食用龙虾疑似致病”事件,对整个龙虾市场的影响不大;但南京当地媒体的最新消息,以及记者实地探访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对此罗渐表示,“我们当时给出这样的结论,是有相关数据支持的;数据在几天之内,也可能会有变化。”

南京如何应对“龙虾门”?

南京如何应对“龙虾门”?

事情出来后,南京市政府成立了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其成员包括:市卫生局、市农委、市工商局、市质监局、市商务局、市药监局,由市食安办承担具体协调工作。

事情出来后,南京市政府成立了应急工作领导小组,其成员包括:市卫生局、市农委、市工商局、市质监局、市商务局、市药监局,由市食安办承担具体协调工作。

由市卫生部门制定相关诊疗规范,并将积极组织好医疗救治工作,同时建立起相关病例的报告制度,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由市食安办牵头组织专家学者就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的关联因素进行分析调查,尽早查明原因。市工商部门牵头在全市开展龙虾养殖、运输、销售、餐饮加工等各个环节的专项整治,以保证市民食用龙虾的安全。

由市卫生部门制定相关诊疗规范,并将积极组织好医疗救治工作,同时建立起相关病例的报告制度,做到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由市食安办牵头组织专家学者就食用龙虾与横纹肌溶解症的关联因素进行分析调查,尽早查明原因。市工商部门牵头在全市开展龙虾养殖、运输、销售、餐饮加工等各个环节的专项整治,以保证市民食用龙虾的安全。

同时,各个环节的监管也有明确分工:

同时,各个环节的监管也有明确分工:

养殖环节:农林部门要牵头进一步加强对养殖户的日常管理和指导,定期检查养殖户的生产记录、用药记录和销售记录,重点查养殖户是否使用违禁药物,是否在饲料和投入品中违法添加违禁用品;

养殖环节:农林部门要牵头进一步加强对养殖户的日常管理和指导,定期检查养殖户的生产记录、用药记录和销售记录,重点查养殖户是否使用违禁药物,是否在饲料和投入品中违法添加违禁用品;

生产加工环节:质监部门要牵头负责,加强对以龙虾为原料的加工企业的日常监督检查,重点查处企业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使用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和滥用食品添加剂,违法添加物质的违法行为;

生产加工环节:质监部门要牵头负责,加强对以龙虾为原料的加工企业的日常监督检查,重点查处企业在生产加工过程中使用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和滥用食品添加剂,违法添加物质的违法行为;

流通环节:工商部门要对经营龙虾的主体资格进行审查,强化对流通环节的龙虾监管,检查经营单位是否落实进货查验制、索票索证制,强化经营户的责任安全意识,督促龙虾经营户建立健全质量追溯、质量安全档案制度,坚决打击销售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的违法经营行为。

流通环节:工商部门要对经营龙虾的主体资格进行审查,强化对流通环节的龙虾监管,检查经营单位是否落实进货查验制、索票索证制,强化经营户的责任安全意识,督促龙虾经营户建立健全质量追溯、质量安全档案制度,坚决打击销售来路不明、死亡、变质龙虾的违法经营行为。
图片 2

医院

医院

鼓楼医院是南京最先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的医院——

鼓楼医院是南京最先收治横纹肌溶解症的医院——

讳莫如深“龙虾门”

讳莫如深“龙虾门”

鼓楼医院

鼓楼医院

想采访,要卫生局同意

想采访,要卫生局同意

8月26日,记者刚赶到南京,就从当地媒体上得知最新消息:“前天,鼓楼医院收治了3个疑似病人。”当天下午,记者赶往鼓楼医院。在该院急诊科,记者向几位医生了解情况,得到的回复均为,“想采访这事,首先要外宣办同意。”

8月26日,记者刚赶到南京,就从当地媒体上得知最新消息:“前天(24日),鼓楼医院收治了3个疑似病人。”当天下午,记者赶往鼓楼医院。在该院急诊科,记者向几位医生了解情况,得到的回复均为,“想采访这事,首先要外宣办同意。”

穿过一道铁门,距急诊科不远的一幢深色小楼的一楼内,就是该院外宣办。听说记者前来采访横纹肌溶解症的相关情况,该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我们好像没有业务往来吧”,婉拒记者采访。“现在事情都还没有结论,媒体来采访了这么多次,中央电视台都来采访了,该问的都问了,哪还有什么可以采访呢?”

穿过一道铁门,距急诊科不远的一幢深色小楼的一楼内,就是该院外宣办。听说记者前来采访横纹肌溶解症的相关情况,该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表示,“我们好像没有业务往来吧”,婉拒记者采访。“现在事情都还没有结论,媒体来采访了这么多次,中央电视台都来采访了,该问的都问了,哪还有什么可以采访呢?”

该女士表示,“现在想要采访,必须得到卫生局的同意。”当记者向其表示想了解最新收治过的3位疑似病人情况时,该女士表示,“目前还没有任何结论。横纹肌溶解症病例,目前医院里也已经没有该病的住院病例。”她同时向记者表示,“现在我们医院每天接诊量上万例,有那么三例好像也不算多吧。”

该女士表示,“现在想要采访,必须得到卫生局的同意。”当记者向其表示想了解最新收治过的3位疑似病人情况时,该女士表示,“目前还没有任何结论。横纹肌溶解症病例,目前医院里也已经没有该病的住院病例。”她同时向记者表示,“现在我们医院每天接诊量上万例,有那么三例好像也不算多吧。”

记者一再要求采访,该女士仍表示拒绝。

记者一再要求采访,该女士仍表示拒绝。

医护人员

医护人员

想采访,要得到院办同意

想采访,要得到院办同意

在急诊科及外宣办碰钉子之后,考虑到当地媒体称三位病例“由于症状较轻,在门诊治疗后就回家了”,记者随即又前往鼓楼医院门诊了解情况。“这三个病例,其实是在急诊上挂的水,而不是在门诊治疗的,”一位护士告诉记者,“前一次有个病例比较重一些,至于有没有住院,我不太清楚,应该属于肾内科,情况你要自己去了解。”

在急诊科及外宣办碰钉子之后,考虑到当地媒体称三位病例“由于症状较轻,在门诊治疗后就回家了”,记者随即又前往鼓楼医院门诊了解情况。“这三个病例,其实是在急诊上挂的水,而不是在门诊治疗的,”一位护士告诉记者,“前一次有个病例比较重一些,至于有没有住院,我不太清楚,应该属于肾内科,情况你要自己去了解。”

不过在门诊三楼,挂着肾科牌子的办公室内,并无人应答。值班护士告诉记者,“今天肾科主任不在这边。”并建议记者到住院病房找主任。随后记者又赶到位于该院3号楼4楼的肾科办公室,但医生拒绝接受采访,一位孙姓副主任表示,“现在已经有很多媒体过来问这个事情了。”

不过在门诊三楼,挂着肾科牌子的办公室内,并无人应答。值班护士告诉记者,“今天肾科主任不在这边。”并建议记者到住院病房找主任。随后记者又赶到位于该院3号楼4楼的肾科办公室,但医生拒绝接受采访,一位孙姓副主任表示,“现在已经有很多媒体过来问这个事情了。”

记者几询问相关病例的治疗情况,他反复强调,“你还是要通过院办同意,我们才能接受采访。”

记者几询问相关病例的治疗情况,他反复强调,“你还是要通过院办同意,我们才能接受采访。”
图片 3
走访

走访

记者探访时,正赶上该市场实行龙虾登记制度第二天——

记者探访时,正赶上该市场实行龙虾登

惠民桥市场龙虾少了一半

记制度第二天——

“龙虾门”已殃及其他水产

惠民桥市场

26日下午,南京下关区的惠民桥市场。这个隐蔽在偏僻巷落中的水产交易市场,因龙虾中毒事件,成了报道关注的焦点。

龙虾少了一半

事发后,为掌握南京市场上龙虾的来历及销售去向,作为南京市龙虾批发量最大的惠民桥市场,已开始实行龙虾登记制度。这一举措实施后,市场内的龙虾上市量及成交量下滑。

“龙虾门”已殃及其他水产

摊贩自己开吃揽生意

26日下午,南京下关区的惠民桥市场。这个隐蔽在偏僻巷落中的水产交易市场,因龙虾中毒事件,成了报道关注的焦点。

“出了事的人,查下去都说是从惠民桥出去的龙虾,可我吃咋没事?”记者假装商贩了解龙虾的行情,市场内水产摊贩徐先生,指着身边正煮着的龙虾说,一直以来,他都吃着自己售卖的龙虾,哪怕是龙虾中毒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仍照吃不误。

事发后,为掌握南京市场上龙虾的来历及销售去向,作为南京市龙虾批发量最大的惠民桥市场,已开始实行龙虾登记制度。这一举措实施后,市场内的龙虾上市量及成交量下滑。

不过,对于龙虾的脏,他并不否认。“清洗肯定要清洗,不洗得好看些,哪个愿买?”徐先生说,贩回来的龙虾,都要经过二次加工。这就如菜市场卖菜,菜贩都要将不干净的菜叶摘掉一样,龙虾中有一些缺腿身黑的,虾贩们都有自己的一套清洗龙虾的办法。

摊贩自己开吃揽生意

当询问用什么办法清洗时,自称姓徐的他,则沉默不语。被问急了,他也只是连称:“你瞧,我吃都没事,无论怎么洗,我的龙虾绝对是安全的。”最后,该水产摊贩坦言,这些日子他的生意并不好,为招揽生意,只好选择自己开吃吸引人来买。

“出了事的人,查下去都说是从惠民桥出去的龙虾,可我吃咋没事?”记者假装商贩了解龙虾的行情,市场内水产摊贩徐先生,指着身边正煮着的龙虾说,一直以来,他都吃着自己售卖的龙虾,哪怕是龙虾中毒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他仍照吃不误。

市场内避谈小龙虾

不过,对于龙虾的脏,他并不否认。“清洗肯定要清洗,不洗得好看些,哪个愿买?”徐先生说,贩回来的龙虾,都要经过二次加工。这就如菜市场卖菜,菜贩都要将不干净的菜叶摘掉一样,龙虾中有一些缺腿身黑的,虾贩们都有自己的一套清洗龙虾的办法。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谈洗虾粉,在市场内,记者暗访了10余个龙虾摊贩,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能用洗虾粉洗虾。

当询问用什么办法清洗时,自称姓徐的他,则沉默不语。被问急了,他也只是连称:“你瞧,我吃都没事,无论怎么洗,我的龙虾绝对是安全的。”最后,该水产摊贩坦言,这些日子他的生意并不好,为招揽生意,只好选择自己开吃吸引人来买。

记者:“之前媒体上不是说惠民桥市场有人用吗?”

市场内避谈小龙虾

摊贩:“现在谁还敢用,中毒都说是我们洗出来的,哪个还敢?”

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谈洗虾粉,在市场内,记者暗访了10余个龙虾摊贩,得到的答案都是不可能用洗虾粉洗虾。

记者:“龙虾咋这么脏?现在不洗吗?”

记者:“之前媒体上不是说惠民桥市场有人用吗?”

摊贩:“这样才叫原生态,洗了别人就不敢买了,实在太脏就用清水冲一下。”

摊贩:“现在谁还敢用,中毒都说是我们洗出来的,哪个还敢?”

……

记者:“龙虾咋这么脏?现在不洗吗?”

记者与市场内一摊贩聊天中得知,龙虾门之前,确如南京媒体所说的那样,有龙虾摊贩用“洗虾粉”洗虾,而对于“洗虾粉”到底是何物,摊贩们多避而不谈。龙虾门事件中,中毒原因一度直指“洗虾粉”,其后,洗虾粉就从惠民桥水产市场销声匿迹了。

摊贩:“这样才叫原生态,洗了别人就不敢买了,实在太脏就用清水冲一下。”

登记制催生路边摊

……

“你要多少龙虾?我这里没有,不过可以带你去提。”在惠民桥市场内,一摊主以为记者要买龙虾,悄悄地告诉记者可以提到便宜货。他指着建宁路方向的一片低矮的房子称,一些龙虾现存在房子中。他称:“你不知道,这两天市场要实行登记制,登记得那么详细,我们怕有人吃了万一再说中毒,那可就倒霉了。”

记者与市场内一摊贩聊天中得知,龙虾门之前,确如南京媒体所说的那样,有龙虾摊贩用“洗虾粉”洗虾,而对于“洗虾粉”到底是何物,摊贩们多避而不谈。龙虾门事件中,中毒原因一度直指“洗虾粉”,其后,洗虾粉就从惠民桥水产市场销声匿迹了。

事实上,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自南京工商部门宣布对惠民桥市场龙虾实行登记制度后,市场内的龙虾量已大幅度减少。“多的时候,连市场边都有卖的,至少四五十家,可现在能有20家正常销售,就不错了。”该摊主说,卖一份龙虾,手续很繁琐,要登记龙虾数量、来源、销售去向等,如不按规定登记,一律不准在市场内销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