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伽师总场拾棉花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而机械采收每公斤才0.7元

伽师讯(王华 杨建国 王亚明)
9月17日,金风送爽。在伽师总场这片热土上,来自四面八方的拾花工在这里紧张而忙碌着,目的是为了多挣一些钱补贴家用或是增加一些收入。来自疏附县木什三乡的拾花工阿斯古丽•吐尔逊也不例外。
阿斯古丽•吐尔逊是8月28日跟老乡一起来的,在伽师总场拾棉花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对伽师总场也有了一定的感情。她说:“伽师总场的人好,我喜欢都这里来拾棉花,而且今年的拾花价格也比较高。”然而,今年阿斯古丽•吐尔逊却似乎没有这么幸运。
自从8月29日开始拾棉花,19天来,阿斯古丽•吐尔逊拾了1700多公斤棉花,按照预定的每公斤7毛钱算,她应该获得1900多元拾花费。因为老板管吃管住,一直以来,勤俭节约的阿斯古丽•吐尔逊没有问老板要一分钱。可是,现在老板的棉花第一遍已经拾完了,她需要再找一个老板。可就在她想跟老板色某结帐时,色某却不愿意给她结,还在预定的价钱上每公斤减少了1毛钱。
无依无靠的阿斯古丽•吐尔逊生性好强,9月17日,她跑到司法所寻求帮助。司法所工作人员听了她的讲述后,立即深入连队进行调查走访。当得知事情的真相后,工作人员又找来色某当面询问,经过3个多小时“晓知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和调解,色某终于答应按照预定的价格先付200多元,剩下的钱在双方商定的时间内一次性付清。
尽管暂时只拿到了一小部分拾花费,但阿斯古丽•吐尔逊依然非常高兴,她握着司法所所长袁建宏的手不停地说:“热合曼提!热合曼提!”
当我们问她明年是否还会到伽师总场拾棉花时,她说:“来,当然来了,毕竟像色某这样的人还是少数,再说我对这里也有了感情,就算有什么事,我相信司法部门也会帮我解决的。”

近年来,第七师一二八团大力推广种植一膜三带、精量点播、超宽膜稀植、机采棉等农业新技术,不断提升农业科技含量。今年,该团大幅提升机采棉面积,从去年的6万亩提升到12万亩,全团13.6万亩棉花80%以上实行机采,使种植户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得到了实惠,职工群众争相机械采收。

“我也要机采”

“还是机采省时省力省钱啊,今年我也要机采。”一二八团6连职工赵垌鑫感慨地说。

赵垌鑫去年种植了60亩棉花,由于采用了杂交棉超宽膜稀植等新技术,单产达到490公斤,他雇佣了13个河南籍拾花工拾花还拾不及,这13个拾花工管吃管住、报双趟路费,自己还每天义务帮他们做一顿午饭送到地里,拾花费就合到了每公斤2.1元。年底,仅拾花费就付出去6万元左右。而机械采收每公斤才0.7元,要是机采的话,就可多挣3万多元。今年,他说什么都要机采。这不,9月9日,他的棉田一清除完杂草、收完支管,他就要求连里先给他的棉田打脱叶剂。月底,他的棉田就可以打杆、施肥、犁地了。

“不接拾花工”

“喂,李老板吗,你家的棉花开了没有,我们来给你家拾棉花。”

“哦,是王梅啊,我家今年用机器采棉花,就不接拾花工了!”

这是河南拾花工和128团5连职工李建红的电话对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