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荣捕获的这条大鱼就是长江鲟,贾先生发现怪鱼应该是条鲟鱼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重庆商报资讯:

张明荣捕获的这条大鱼就是长江鲟

图片 1

“千斤腊子万斤象。”这曾经是渔民对中华鲟、白鲟的形容,葛洲坝、三峡大坝的建成将洄游产卵的珍稀鱼类挡在了重庆之外。昨日,峡口镇老渔民张英禄再次见到了俗称的“沙腊子”。经南岸区农林水利行政执法大队工作人员证实,渔民捕获的不是中华鲟,而是同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达氏鲟,俗称长江鲟。

昨日,峡口镇,工作人员正将渔民捕到的中华鲟放归长江南岸农林水利局供图
它是条人工养殖的成年中华鲟 一天前才被研究人员放归长江
背上的天线其实是声呐发射器
前日下午,南岸区峡口镇渔民贾先生正在长江捕鱼,一网下去,拉上来后网里竟有一条1米多长、背上插着根天线的怪鱼。贾先生上报后,南岸农林水利局工作人员很快赶来调查。经确认,这是一条成年中华鲟,它一天前才被长江水产研究所当成种鱼放归长江,而其背上的天线,正是为了便于监控的声呐发射器。
捕条怪鱼渔民吓一跳
前日下午4点半,南岸峡口镇的渔民贾先生驾驶渔船到长江大牙浩水域捕鱼。一网下去,贾先生很快有了收获。贾先生说,他一边奋力收网,一边观察渔网内的江鱼种类。就在这时,一条奇怪的大鱼突然浮出水面。“大鱼全身漆黑,嘴巴微微上翘,在网内奋力挣扎。”贾先生还惊奇地发现,这条怪鱼背脊上还插了根天线。“怪了!鱼怎么还会背根天线呢?”经过仔细辨认,贾先生发现怪鱼应该是条鲟鱼。贾先生说,由于农林水利局时常将珍稀鱼种的图片拿给他们辨认,因此他大体能认出。“好多年都没发现鲟鱼了,不得了。”贾先生立即将此事上报。
是中华鲟重十余公斤
很快,南岸农林水利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据黄队长介绍,他们赶到时,怪鱼已被放在渔船的船舱内。黄队长和同事检查后确认,这是一条1米多长、重达十余公斤的成年健康中华鲟。同时他们发现,该中华鲟背脊中央有一条长5厘米的直立暗红色天线,鱼腹部还有一条缝合的手术创口。“确实很奇怪!”随即,黄队长将此事上报市渔政处。
放归长江仅一天时间
不久,正在重庆工作的湖北长江水产研究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经研究所工作人员确认,该中华鲟正是他们6月15日在渝中区珊瑚坝放归长江的。当天他们总共放归了205条中华鲟,其中5条是成年中华鲟,而这一条正是5条成年中华鲟之一。
“这条鱼一天时间游了30多公里,它不久前才与我们失去联系。”长江水产研究所工作人员介绍,中华鲟腹部放置有声呐追踪器,因此才有手术创口;而它背上的奇怪天线,正是声呐发射器。
研究所工作人员在对中华鲟进行体检并调试声呐设备后,当晚将其重新放归长江。昨日,南岸区农林水利局表示,将对渔民贾先生此举做出适当奖励。

重庆长江段捕获“怪鱼”

捕获“腊子”的人是张英禄的儿子张明荣。昨日清晨5时许,小张开着渔船下江,行至铜锣峡峡口处时,捕获了一条从来没见过的“怪鱼”。

昨日11时,记者赶到峡口镇大兴场长江边见到了“怪鱼”。“怪鱼”约95厘米长,10余斤重,身体呈椎形,背鳍上骨板很硬,各行骨板间的皮肤遍布颗粒状细小突起,极为粗糙,头背面具有明显的小刺,其形状特点极像中华鲟。

被列十大濒危水生动物

“是鲟鱼!”父亲张英禄看着这尾大鱼肯定地说。“可能是中华鲟,我有30多年没见过野生的了!”张英禄说,他在长江上打了几十年的鱼,自从葛洲坝修好后,这种鱼就再也没见过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